《思親補讀錄》札記


國學大師錢穆親子回憶錄

書之驛站

血書

一九一九年,錢穆離開鴻模小學,當時有個叫華人立的學生寫血書挽留。錢為此寫了首詩,詩題云:「華生人立從學僅一月,於我極致愛敬,聞我去鴻模,割指破臂血書挽留我。感其真摯,而望其韜晦益進,作此報之」。此詩原寫於一九二〇年,九年後即一九二九年八月五日發表於《新無錫》報副刊《茗邊一覧》上,為《錢賓四先生全集》所失收、錢著《師友雜憶》所未載。原詩如下:

愛爾有真誠,慎重常斂收。
太剛者先折,舌久以能柔。
我去不可挽,女情難可酬。
惟當藏萇碧,時以警我偷。
在眼血常殷,我心敢倦不。
前程各努力,去去復何憂。
不久鵝湖月,還當同夜游。

(摘自錢行《思親補讀錄》,頁69-70,北京九州出版社二O一一年十二月)

職業與事業

錢穆利用課餘之暇寫書,有的會是教學講義,如《論語要畧》、《孟子要畧》等;有的則不是,如《先秦諸子繫年》、《周公》等。前者是職業所需,後者是為了事業。「職業往往是社會要求於我的,而事業則是我在此職業上善盡責任外,又能自我貢獻於社會。一是職業為主,而另一則是我為主。」報酬方面,職業是明確的,事業則未必,錢先生認為毋須太過計較。「若我當一位小學先生,拿一百元月薪,生活盡艱苦,而我心中覺得我在此幹教育事業,我要教導此一批窮苦孩童,使他們懂得做人道理,將來對社會有用,這就是我的事業了。事業決不能把一應外面物質條件來𧗾量。」(頁75-76)

讀後

作者為錢穆次子,一直與父親兩岸分隔,直至五十歲那年與父親首度重逢,才補讀父親著作,七十歲始在網上發表讀書札記,而有此會心,實在難得。作者因此走近了父親,讀者讀他的書也走近了錢先生,真要說聲謝謝。此書文字簡樸,寫來意蘊深長,即使跟別人辨正也心存「溫情與敬意」,且不失傲骨,不愧是錢穆之子也。

View original post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